潜山县近现代人物:乌以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3-28 浏览次数:463
 
  乌以风(1901—1989),别号“天柱老人”,“忘筌居士”。原籍山东聊城,后定居潜山野寨。
  1922—1928年,乌以风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1928—1933年,任浙江省图书馆编纂和杭州省立高中教师。1933—1934年,任安徽省教育厅秘书。1934—1939年,先后任安徽省立宣城中学、安庆一中校长。1940—1942年,任四川复性书院典学和重庆大学副教授。1943—1949年初,任潜山景忠中学校务主任、校长,并于1948年兼任安徽大学教授。1949年5月,任景华中学校长。1951年7月,任安庆女中教师。1952年8月,调任安庆师范心理学教师。后被划为“右派”,并因历史问题错判入狱。1969年出狱后,被遣送到潜山农村劳动。1979年7月,“右派”问题得到平反改正,历史问题的原判也被撤销,宣告无罪。同年,担任安庆师范公共课教研室主任、心理学副教授。1984年,荣聘为皖北农学院名誉教授。1986年底,被评为安庆师范学院心理学教授。1979年后,他曾先后被推选为安庆市第四、八届人大代表,并担任省政协第四、五届政协委员。
  从1933年起,乌以风就开始考察、研究天柱山。他攀登天柱山数百次,将其与五岳、黄山相比,总结出天柱山集“雄奇灵秀”于一身的风景特点。从此,他诛茅开径,先后捐资修天柱山房、望岳亭;又约请友人募资修建了岳云山馆、七人洞以及从良药坪至拜岳台的2000多级石阶。
  为了填补天柱山无志的历史空白,他决心撰写《天柱山志》。在撰写山志的过程中,他翻阅了浩繁的典籍史料,发现不少史料记载与实地情形不符。如清代李云麟在天柱绝顶书刻的“孤立擎霄”四字,有关典籍多写为“孤立晴霄”。为订正这一讹误,1937年9月,他请6位药农相助,亲自登上海拔1488米高的天柱绝顶,用红漆将“孤立擎霄”四个大字标出。后来(1979年),他在编写《天柱山志》时,经过多方努力,获得了载于清王锡祺编著的《小方壶垒丛书地理志补编》中的李云麟撰写的《天柱刊崖记》,弄清了书刻“孤立擎霄”四字的真实详情,澄清了传说中的一些谬误。
  自1938—1956年,他经过多次实地考察,多方搜集、考证资料,辛勤耕耘18年,完成了《天柱山志》书稿。“反右”前夕,他将志稿交友人刻印,不料被人掠去。他得知消息后,泪流满面。在度过牢狱之苦归家后,他检点书籍,发现尚存部分山志资料。为了“为名山留一信史”,他晚年又重新伏案疾书。经过1500多个昼夜的耕耘,终于写成《天柱山志》第二稿。1984年,该书由安徽省教育出版社出版。为开发被冷落千年的历史名山,乌以风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乌以风在实践着他的“开山”宏愿的同时,为教育事业献出了毕生精力。1943年,安庆行政督察区专员范苑声召集安庆六县和湖北黄梅等三县知名人士,在天柱山麓野人寨议定修建抗日烈士墓和创办景忠中学(景仰忠烈之意),请乌以风下山担负创建学校的重任。乌以风不负众望,求助于社会贤达,奔走于省县之间,为校址的选择、校舍兴建、经费筹集、教师聘任,历经千辛万苦。1943年9月,景忠中学终于按时开学。可是当时,省教育厅以景忠中学未获批准而擅自开学为由,不予立案,不承认学生学籍,并勒令停办。乌以风对此极为愤慨,亲自到省会周旋。恰好这时其同学汪少伦接任教育厅长,留乌以风担任教育厅主任秘书。他到任后,即代行批准了景忠中学。随即又辞官归校,任景忠中学校长。乌以风爱校如家,靠一点山场、校田,将学校越办越旺。建国前夕,战事频繁,为了防止学校毁于兵火,他将学校迁至安庆,坚持上课,直到潜山解放,他将景忠中学完好无损地交给了潜山人民。1949年5月,景忠中学与光华中学合并为景华中学(后改名为野寨中学),乌以风被指定为该校校长。其时,景华中学办得有声有色,它是潜山县从建国前延续到建国后的唯一的一所中学。
  乌以风一生坎坷,秉性耿直,豁达善良,甘于淡泊,艰苦朴素。他终生致力于哲学、史学、文学、佛学、心理学、教育学等多种学科的研究,治学严谨,涉猎广泛,著述较多。同时,他还长于书法、绘画、古董鉴赏,具有多方面的艺术修养。他早年著有《李卓吾著述考》,建国后,著有《天柱山志》、《中国中古时期儒释道三家关系史》、《马一浮先生学赞》、《马湛翁诗词辑》、《性习论》、《岳云山馆诗稿》、《天柱老人书信集》等。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